约瑟普·布罗兹·铁托(1892.5.25-1980.5.4),国际共产主义战士,南斯拉夫政治家、革命家、军事家、外交家。曾任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统、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总书记、南斯拉夫人民军元帅。

抗击德意

1941年4月6日,德意法西斯侵略者以23个师的兵力占领了南斯拉夫,6月27日,南共中央成立了南斯拉夫人民游击司令部,铁托任总司令,发动了全国规模的七月起义,并在塞尔维亚西部山区以乌日策为中心建立了第一个解放区。1945年11月29日,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铁托任联邦政府主席、最高统帅。

民族独立

在战争年代里,铁托主张各国政党要独立,并按照这一主张行事。战后,他继续这样做,并能不受惩罚,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南斯拉夫与西方海军强国接近。铁托和中东欧大多数共产党领袖不同,他一直呆在自己的国家里,并建立了一支强有力的抵抗军,由于有了这支军队,他在战后成功地反抗了斯大林

铁托在南共历史上率先反对并消除党内长期存在的派别斗争,向共产国际表示反对解散南共,并组织南共新的领导,挽救了党。在反法西斯战争年代,领导南斯拉夫人民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艰苦奋战,依靠自身力量夺取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战后,通过对经济体制的改革和实行工人自治,开创了独特的社会主义自治制度。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面对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的谴责和施加的巨大压力,他始终坚持反对外来干涉和大国主义,为争取维护各国共产党关系中的独立自主和平等原则而奋斗。在国际事务中,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维护世界和平作了不懈努力。他坚决主张世界各国独立、主权、领土完整,支持和援助民族解放运动,反对由集团瓜分世界,对不结盟运动的产生和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民族政策

南斯拉夫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铁托作为一个克罗地亚人,当政时期对南斯拉夫的主体民族塞尔维亚族采取了打压政策。1966年起对兰科维奇集团”中央集权主义–大塞尔维亚主义”的打击十分严厉,其影响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有4万塞族干部因此被整肃。在制度上,铁托时代也作了有利于抑制塞族强权的(或用塞民族主义者的话说是”压塞尔维亚”的)安排。除了从塞族中划出新民族、缩小其版图以外,铁托设立了”南斯拉夫族”,鼓励人们放弃原有族群认同而去改宗这一新的群体。这些政策使得国家凝聚力大为下降,也导致了南斯拉夫日后分解再分解,国家失去了维护主权和领土统一的能力。

文明建设

铁托时代,南斯拉夫党和政府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把它作为社会主义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来抓。为了从整体上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进程,铁托正确引导党内和学术界就它所包含的两个方面的内容,即思想建设和文化建设中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展开积极的讨论和充分的论证,又在此基础上通过法律程序作出了一系列有关政治思想、教育、科学、文化等方面的决议,并且在实践中取得了许多成就和经验,从一个侧面展示了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进程和风貌。

经济建设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南斯拉夫的经济还是不发达的农业经济,南斯拉夫的经济发展很缓慢,有限的发展推动力来自国内外的私营企业,主要发展的是轻工业和农业。在1945年到1970年的25年中,南斯拉夫已经变成了中等水平的工业国。到1974年,南斯拉夫的工业就业人数已经占全国劳动力的19%,工业收入占国民收入的42%,而农业部门的就业人数占全国劳动力的48%,农业收入只占国民收入的17%。不过南斯拉夫1973年按人口平均的国民生产总值低于除阿尔巴尼亚以外的所有其它东欧国家,更仅仅是美国和西欧发达国家的几分之一。

在1970年代,铁托首先承认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境内的马其顿语言,并在此基础上承认马其顿共和国,为马其顿1991年脱离塞尔维亚而独立奠定了基础。为了纪念这位伟大而杰出的政治家,马其顿戴维娜酒庄特别酿制了此款铁托头像的纪念版葡萄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